《流年错把深情负》流年负深情江皓 第四章 得救 流年错把深情负Mary

《流年错把深情负》流年负深情江皓 第四章 得救 流年错把深情负Mary

时间:2021-03-27 10:02:41编辑:百小白

《流年错把深情负》作者:童漫漫,短篇类型小说,主角:许若兮,张兰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一想起那女人细腻雪白的肌肤会暴露在那群陌生男人眼...

《流年错把深情负》免费试读


一想起那女人细腻雪白的肌肤会暴露在那群陌生男人眼前,厉绍霆的心竟就有些莫名的烦躁不安。

他皱着眉,神情严肃。

想也没想就推开了孙芯雅递来的这杯红酒。

“怎么了?”孙芯雅一疑,伸手搭上他的胳膊,“是不是酒喝多了,哪里不舒服了?”

厉绍霆单手扶额,另一只手不忘将她带入怀里轻搂住,“我没事。”

李总放下酒杯,看着暧昧的二人,倍增尴尬,笑了笑,“我看今天这酒,就暂且喝到这儿吧。至于谈的合作,明天我会让助理把合同送到您公司,您看了如果觉得没有大问题,到时就在上面签个字即可。”

厉绍霆的太阳穴隐隐作痛。

身躯因烈酒熏灼燥热,于是轻轻点头,只当放了李总离开。

李总拿起公文包,刚一打开包间,立刻和赶来的保镖撞个照面。

整个人险些都被外头人推门的惯性打到,便恼了,“着急忙慌的做什么?奔丧呢?!”

“呃……李总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保镖低下腰,模样吓得不轻,却又掂量着,看了看厉绍霆,“是……是许小姐,被个男人给带走了……”

被人给带走了!

还是个男人?

厉绍霆微眯眼,脸色一瞬暗沉,一秒又恢复淡漠。

突然放开孙芯雅,拔腿离开沙发,大步上前揪住保镖的衣领,“男人?哪个男人?”

保镖直发抖,连连摇头,“不……不不……不知道啊……”

孙芯雅惊讶于他的反应,才站起来,没想他步数更快更疾,转眼就出去了。

走廊尽头的包间外站着那群保镖。

一见到厉绍霆来了,纷纷垂下脑袋。

他一眼望到了凌乱不堪的沙发,茶几掀倒,地板上还遗留下一只高跟鞋。

顷刻间,许若兮曾无数次梨花带雨的一张脸浮现脑海。

厉绍霆的眸里,刹那荡漾起阵阵阴戾。

看得追过来的孙芯雅心头犯惊。

只有柳姐,硬着头皮,犹犹豫豫地嘀咕,“厉总,是我的错,没看住人。”

“调出监控探头——”

他只冷冰冰得丢下这句话。

孙芯雅心中妒火难耐,却隐忍不发,一直默默跟着他去了监控室。

从走廊被保镖的拖拽,到被莫展铭闯入包间将其抱出。

厉绍霆看得仔细,眸色越发阴沉。

光看录像里男人的穿着和相貌,柳姐立刻认了出来,“这是莫总!本来也是来陪几个客户喝酒的,谁知道……”

厉绍霆又如何不知这莫展铭,他只是疑惑,许若兮是何时与莫展铭相熟得。

结婚的这三年来,突然在今日,

他才发现,他对许若兮这个女人的所有,根本是一无所知。

“要我说,就根本没必要再找她。”她悄悄审视着他的脸色,“一直还以为若兮姐深爱着你,没想到背地里早就有了相好?这莫展铭是我和若兮姐的大学同学,他可是追求了若兮姐多年。他明明在国外的,这个时候突然回来,怕是知道了若兮姐的困境吧。”

“困境?”厉绍霆的嘴脸泛起讥诮的浅弧,“她犯了杀人案能算做困境?就算是死了,也是死不足惜。”

孙芯雅清雅的一张脸流露出几分不易察觉的惴惴不安,只推测出他此刻情绪隐晦,一时闭紧嘴。

不过下一秒,又被他搂紧了腰。

气氛乍然从方才的紧张感,转为不合时宜的暧昧。

厉绍霆纵然未曾酒醉,可凑在她脖边的呼吸却逐渐滚热,零零碎碎的,挪到耳际温情低语,“是想去我的车里,还是留宿在公寓?”

柳姐恍然撞见这撩人一幕,尴尬地心有所悟,赶紧悄悄打开门溜了出去。

孙芯雅脸红着,娇嗔着推开他,“就你最坏。人家还以为你刚刚急着找若兮姐是因为在担心吃醋呢?怎么,现在不找了?”

厉绍霆掰过她的脸,“如果她真逃得不知所踪,那谁来偿还韵婷的死?”

他急着找许若兮,无非是这样的原因。

看到带她离开的人是莫展铭,他横竖有了她的行踪根据。

所以,就不怕她会畏罪潜逃。

甚至于,她这会儿跟莫展铭哪怕正单独待一起,他也完全不会在意。

孙芯雅起先嫉妒的心得到舒缓,两只手圈住他的脖,温情脉脉。

厉绍霆将她抱起,从监控室走出,恨不得立刻能耳鬓厮磨。

而许若兮这时候,已然被莫展铭带回了莫家。

这是莫展铭的私人别墅,从不被透露的一处隐秘住所。

她洗了澡,那件被扯坏的裙子没法再穿,只能将就穿了他的睡袍,“展铭,真的谢谢你。如果没有你及时赶到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”

莫展铭端起刚刚煮好的红糖姜汤,用勺子舀起一勺吹了吹,喂到她唇边,“你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事,我几乎都知道,所以才找个借口从国外赶回来。昨晚恰好又和几个客户约了酒,商谈工作,没想到就撞见你。”

许若兮的样子安安静静得,像是从狼窟里捡回了一条命似得有些麻木无神。

他喂一勺,她便喝一口。

眼眶慢慢的就红了。

莫展铭不由得怒火横溢,“厉绍霆怎么能这么对你?这中间到底发生过什么?厉韵婷她怎么会好端端得就坠楼身亡呢?”

她也想知道啊。

可她真的什么都不知情。

许若兮一味摇头,泪水哗哗,“展铭你是相信我得对吗?我真的没有害她。是,我之前是很讨厌她,可我也不会因此要去杀她啊。你相信我,现在真的没人可以相信我了…”

提到这件事,她的情绪不受控得激动。

像是被逼到了悬崖,每不得不退后一步,都会离坠入地狱边境再近一些。

遭受了不白之冤的她,令他心疼。

莫展铭自然清楚她的为人,握住她的手牢牢相抵,“我信你。你把那天在场的经过梳理一遍,回忆一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。”

那天,是厉家家宴。

厉绍霆不肯跟她一起回厉家的半山别墅。

她就自己一个人开车过去,在客厅里和厉韵婷面对面,简简单单的坐了一会儿,谁也没有开口理谁。

再一直到中午,厉老夫妻回来。

大家吃完饭就各自有事要忙,无事休息去了。

“我记得我喝了点酒,然后就在二楼客房里睡着了。”许若兮努力回忆,“紧跟着迷迷糊糊中,听见韵婷在走廊跟人争吵,刚出房门就突然晕了。醒过来的时候,韵婷已经死了。他们都说是我是杀人凶手,可是我真的没有推她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阅读全文
流年错把深情负

流年错把深情负

完结小说《流年错把深情负》是童漫漫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许若兮,张兰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许若兮一脸无所谓的表情,仿佛对他们俩结不结婚根本

作者:类别:短篇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流年错把深情负》流年负深情江皓 第四章 得救 流年错把深情负Mar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