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流年错把深情负》流年负深情江皓 第九章 离婚 流年错把深情负同志

《流年错把深情负》流年负深情江皓 第九章 离婚 流年错把深情负同志

时间:2021-03-27 10:02:49编辑:百小白

经典小说《流年错把深情负》由童漫漫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许若兮,张兰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“厉绍霆。”许若兮开口的嗓音半哑,氤氲着哭腔,“...

《流年错把深情负》免费试读


“厉绍霆。”许若兮开口的嗓音半哑,氤氲着哭腔,“我们离婚吧,反正我们的婚姻,一直都是徒有虚名。倒不如把这厉太太的位置早些腾出来,好叫你和孙芯雅再续前缘。”

在韵婷坠楼后,她这是头一回这么心平气和的跟他说话。

但竟是,为了离婚。

厉绍霆的薄唇抿得更紧更直,像是刚毅的一条直线。

就是从前那般说爱他,处处忍让体贴他的女人,如今提出离婚的语气却如此陌生。

陌生到让他回忆起曾经三年的婚姻。

仿佛许若兮过去的温柔软语,化作了泡沫一般。

厉绍霆的眼里寒意深重,一字一句恨透了似得,“你果真这么虚伪!当初死缠烂打着要嫁给我,口口声声说爱我,结果还不是背着我跟别的男人鬼混?”

莫展铭浅浅吸着气,怒火一触即燃,若不是许若兮轻轻一挽他的胳膊,大概早已不能够忍受这么久。

他们二人俱是沉默。

落在厉绍霆的眼里,却是当作了许若兮做贼心虚的逃避。

一种带着不真实的迷离情感瞬间融入心底。

厉绍霆几乎是忍着快要发狂的冲动,再逼近一步,问她,“为什么不狡辩?”

许若兮垂下眸。

他就俯首去看她这张脸,眼里荡着森冷骇人的锋芒,“是不是觉得颜面无光?还是害怕给你死去的父亲丢脸?”

她终于肯淡淡扫他一眼,“那你自己给自己丢脸呢?孙芯雅是什么样的人,我跟展铭最清楚。她打小就穷怕了,个性惜财如命,又自私虚伪。也只有你,才会把她想象的纯洁无瑕。”

厉绍霆深深皱眉,“展铭?你叫的这么亲热?”

许若兮神色踟躇两秒,像是在心里酝酿了一番,斩钉截铁道:“我跟展铭,我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。厉绍霆,你敢不敢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,让我证明我并非是害死韵婷的真凶?顺带着让你看清孙芯雅到底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美好。”

莫展铭很意外她会突然这样宣布他们的关系,心底多多少少有些惊喜。

于是替她说起来话来,也有了十足的“护妻”意味,“小兮对你的感情已经是过去式,她没有必要再留在你身边。如果说,你是因为你妹妹的死才想要困住她的话,我可以明确告诉你,以我对小兮的了解,她温柔耿直,根本不会是凶手!”

什么叫以他对她的了解?!

厉绍霆听了心里极不舒坦,像是原本属于自己的所有物,自己还没触碰就被别人悄无声息抢走。

光是再看一眼许若兮挽在莫展铭腕上的手,他的心窝憋闷得仿若能炸开。

他面上却无恙得笑笑,“好啊。我可以给你们时间调查,但最多只有三天。至于离婚,许若兮,你随意。”

这样的回答,显然是同意离婚了。

许若兮如释重负,上前,向他摊出双手,“把这个解开。然后再麻烦厉先生准备一份离婚协议派助理送过来,今天就签字吧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
她的脸色因淋了雨而惨白,可那精致的五官难掩绝色。

因为哭过,黑眸沁水,鼻尖微微泛红,脏兮兮的湿衣服虽然显得很狼狈,却愈发衬得她楚楚可怜般娇软。

不知怎的,厉绍霆从前看她,除了厌烦,还觉得她是个虚有其表的花瓶,根本不敌孙芯雅的清丽纯真。

可如今这女人就在自己跟前,很近。

没穿高跟鞋的她,个头只及他的胸膛,身条削瘦。大概抱在怀里,也仅是小小的一只。

厉绍霆看得心口一窒,沉默不语拿出钥匙给她解开了手铐脚铐。

莫展铭如得珍宝,牢牢攥紧了许若兮的手,与之十指相扣。

两个人对视,不约而同的微微一笑,完全忽视了仍然在场正准备打电话给助理的厉绍霆。

厉绍霆刚刚拨通号码,眼眸阴沉沉盯着他两,一下子倒像是成了不该打扰的那个人,只能站在一边干等着他两对视完。

就连接通了也没察觉,貌似有哪里麻木了,视线无法克制,不怎么寻常的深吸口气,才能维持淡定。

他跟助理吩咐准备离婚协议的事,又让来的时候把孙芯雅一起带上。

许若兮并不想看到孙芯雅,所以直言道:“厉先生,这里设有我父亲的灵堂。您待会儿要是想跟女朋友约会,能离开这儿吗。”

她的字句客气到挑不出一丝一毫的刺。

厉绍霆没给面子,怒火就那么没预兆的突如其来,“许若兮,你别给脸不要脸。我给你时间是因为我想看你怎么自掘坟墓。若要惹得我不痛快,信不信连你父亲的灵堂也没地方安置!”

他的无情无义和心狠向来无情。

许若兮只当没听见他的话,莫展铭也没心情再管别的,而是握住她的手腕,仔细检查腕上被铁铐磨刮出的伤痕。

眉心紧皱,一副心疼不得了的模样,“新长出来的血痂又被磨烂了,如果再不处理,伤口会发炎的。”

说着,莫展铭就把许若兮扶到客厅沙发坐下,转身去别处拿了医药箱过来,“你忍着点疼,需要消毒搽药。”

许若兮抿紧唇,轻轻点头,垂下眸不怎么敢看他手里沾了医用消毒水的棉签棒。

从小到大,她一磕着碰着,有父亲,还有别墅里的保姆佣人帮她处理伤口。

到后来嫁人,她记得有次厉绍霆跟商场上的朋友酒聚,她担心他的身体承受不住,又担心他喝多了会跟每次一样着急开车去找孙芯雅。

所以她顶下了他的酒杯,最后吐的天昏地暗,迷糊过马路被车剐蹭倒地得不省人事。

没想到,真正关心她的人是莫展铭。

许若兮恨自己傻,但是老天爷似乎是以一种另外的方式告诉她,谁才是那个值得她托付终身的男人。

那时候错过,如今,便不能一错再错了。

“疼……”伤口化脓,被轻轻一触碰就是皮肤被牵扯的疼,她咬唇忍着,仍未能受住,“疼……真的很疼……”

莫展铭心急如焚,额头冒汗,动作只得又放轻柔了几分。

厉绍霆远远看着他们那边,眼里阴戾更深,掺杂天寒地冻,仿佛能将画面撕碎。

一种欲望直白不讳的传来,他想把许若兮带走藏起来,不给任何男人能有触碰到她的机会。

她明明是他的,只能是他一个人的!!

阅读全文
流年错把深情负

流年错把深情负

完结小说《流年错把深情负》是童漫漫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许若兮,张兰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许若兮一脸无所谓的表情,仿佛对他们俩结不结婚根本

作者:类别:短篇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流年错把深情负》流年负深情江皓 第九章 离婚 流年错把深情负同志